• 設為首頁
首頁華僑華人

揭露侵華日軍暴行 今天,讓我們懷念張純如

2019年12月13日 20:22   來源:中國僑網   參與互動參與互動
字號:

  中國僑網12月13日電 題:揭露侵華日軍暴行,她用全身力氣捍衛歷史真相…今天,讓我們懷念張純如

  “我曾認真生活,為目標、寫作和家人真誠奉獻過。”

  ——張純如

  2019年12月13日是第六個國家公祭日。每年的這一天,對全國人民來說都是一個沉重的日子。1937年12月13日,南京淪陷,侵華日軍在南京及附近地區進行了長達6周的大屠殺,遇難人數超過30萬,慘絕人寰。

  在對南京大屠殺的研究中,美籍華裔作家張純如(Iris Chang)的名字無法繞過。她曾出書講述南京大屠殺,揭露了侵華日軍的暴行,獲得國際關注。遺憾的是,2004年11月9日,張純如在美國自殺身亡,年僅36歲。

2019年11月9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圣何塞“張純如公園”揭幕。圖為一座雕塑上刻著張純如的格言“PowerOf One”。<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劉關關 攝
2019年11月9日,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圣何塞“張純如公園”揭幕。圖為一座雕塑上刻著張純如的格言“PowerOf One”。中新社記者 劉關關 攝

  2019年11月9日,也是張純如去世15周年這一天,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圣何塞“張純如公園”揭幕。張純如的母親張盈盈向各界致謝,并表示張純如有著“一個人的力量可以改變世界”的信念,這種信念鼓勵年輕人不要放棄夢想。

  “純如小時候常常問我們:你們在我這年紀的時候在干嘛?我跟她說,日軍飛機常來轟炸,我曾親眼看到很多同胞死去。”

  ——張純如父親張紹進

  歷史的傷痛并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消失。

  1968年,張純如出生于美國的一個華裔家庭。祖父是抗日將領張鐵君,父母親是哈佛博士。兒時常常父母談起抗戰往事,這也為張純如打開了通往那段悲壯歷史的一扇門。

  早年間,張純如的父母在美國辦了一所中文學校,母親擔任了第一任校長,因此她從小就對中國十分感興趣。“雖然純如沒有經歷過那場殘忍的戰爭,也出生在美國,但是她始終認為自己的根在中國。”張純如母親張盈盈說。

 在胡佛研究院的二戰文物展上,張純如的父母張紹進、張盈盈在他們女兒撰寫的《南京大屠殺》和她捐獻給研究院的、抗戰期間拯救無辜百姓生命的紅十字旗前留影。(美國《僑報》/陸杰夫攝)
在胡佛研究院的二戰文物展上,張純如的父母張紹進、張盈盈在他們女兒撰寫的《南京大屠殺》和她捐獻給研究院的、抗戰期間拯救無辜百姓生命的紅十字旗前留影。(美國《僑報》/陸杰夫攝)

  據張盈盈回憶,張純如初入大學時學的是計算機專業,但是她從小就對寫作感興趣,大三時不顧老師勸阻,毅然轉入新聞系就讀。大學畢業后,張純如成為了一名媒體人,曾先后為《芝加哥論壇報》、《紐約時報》、美聯社撰稿。

  “我和她的父親也勸過她,太累了就不要寫了,不要太辛苦。但是她就是很有激情,是說到做到的人。有些人注定一生為他人而活。”

  ——張純如母親張盈盈

  張純如的父親張紹進沒料到,過去無意間與女兒提到的抗戰逃難故事,會讓她后來對那段歷史產生強烈興趣。

  1994年,張純如參觀了南京大屠殺圖片展,受到了強烈的觸動,從此開始調查南京大屠殺。“純如的中文掌握得不是太好,我幫她翻譯了很多中文的材料,她在美國搜集材料時,因為沒錢,還曾寄住在一位華裔教授家里。”張盈盈說。

  調查中,張純如發現日本一直在扭曲、淡化南京大屠殺的存在。根據BBC調查,在日本文部省審定的整本357頁的歷史教科書中,記載1931年至1945年的內容僅19頁,而“南京大屠殺”及“慰安婦”都只有1行,還是在“附言”中。

  盡管面臨諸多困難,但張純如向世界披露南京大屠殺真相的決心并沒有受到影響。1995年7月,張純如前往南京。25天的時間里,她基本上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拍下大屠殺遺址、紀念碑,尋訪了多位幸存者。

2007年2月1日下午,張純如銅像揭幕儀式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舉行。圖為張純如的母親張盈盈在撫摸張純如銅像。<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陳鋼 攝
2007年2月1日下午,張純如銅像揭幕儀式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舉行。圖為張純如的母親張盈盈在撫摸張純如銅像。中新社記者 陳鋼 攝

  研究過程中,張純如也促成了《拉貝日記》、《魏特琳日記》的發現。這兩本日記最終與她所撰寫的書籍一起,成為揭露侵華日軍在南京實施暴行的鐵證。

2019年11月30日,年過九旬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老人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為曾保護了上萬名婦女和兒童免遭傷害的國際友人魏特琳女士雕像系上圍巾。 <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泱波 攝
2019年11月30日,年過九旬的南京大屠殺幸存者葛道榮老人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為曾保護了上萬名婦女和兒童免遭傷害的國際友人魏特琳女士雕像系上圍巾。 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1997年,《南京大屠殺》一書英文版在北美地區出版,一經面世就引發了西方社會的強烈反響,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蟬聯榜首長達三個月。幾十年前的黑暗歷史像一塊投進湖面石頭,張純如長久以來的平靜生活終究被打破了。

  “墓碑上寫著:Iris Chang,摯愛的妻子和母親、作家、歷史家、人權斗士。我們會選一張純如的照片鑲嵌在碑上,以后我們的兒子就可以看到媽媽的面容。”

  ——張純如丈夫道格拉斯

  “在一次采訪回來的路上,張純如曾鄭重地說,等到這本書寫完出版后,她將去學法律,將來代表幸存者與日本打官司,以得到日方的賠償。” 曾陪同張純如調查的楊夏鳴回憶。他認為自己從事南京大屠殺研究,與張純如的交流不無關系。

  2001年9月,美國舊金山舉辦學術研討會,張純如第一個上臺演講。期間,曾有兩名日本人站起來發難,提出了所謂的“疑問”,被張純如據理駁斥,到會的許多專家學者也站在她的一邊批駁日本人。最終,兩個日本人理屈詞窮,匆忙逃離了會場。

資料圖:張純如生前著作。<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發 徐曦弋 攝
資料圖:張純如生前著作。中新社發 徐曦弋 攝

  在《南京大屠殺》出版后,張純如應邀到各地巡回演講,也結識了各種不同背景的華人。而華人在美國的種種遭遇,再度激發她的義憤。2003年,《美國華人史:19世紀至21世紀初,150年華人史詩》出版。

  誰也沒料到,這是張純如的最后一本書。

  在寫作第四本書的過程中,張純如患上了抑郁癥,曾一度不得不住院治療,此后一直承受著抑郁癥的折磨。2004年11月9日,張純如在美國加州開槍自盡,年僅36歲。

資料圖:2004年11月18日,自殺身亡的美國華裔女作家張純如遺體告別儀式在加州洛斯加托斯市的殯儀館舉行,殯儀館外安放著張純如低頭沉思的巨幅照片,張純如生前每次發表演講前都會這樣靜思。中新社發  陳鋼 攝

  “手槍是她自己買的,遺書是用電腦寫好,打印出來的。”張紹進說。事發后,家人才知道張純如買了槍。在美國買槍需要兩個星期的登記時間,所以其實早在自殺前的兩個星期,張純如就做好了準備。

  許多學者認為,從《南京大屠殺》到她第四本書寫作的美國二戰被俘軍人受日軍虐待的歷史,都是盡顯人性惡劣、殘忍血腥的歷史,而這些內容或與張純如的病因不無關聯。

  “她想撐起整個的天空,但她的戰場無涯,敵人難數……她犧牲了自己。”

  ——美國《僑報》

  張純如并不是唯一研究南京大屠殺的學者,但她的努力受到了許多人的肯定。2005年,在征得張純如家人同意后,中國人權基金會為張純如制作塑像,并安放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內。

2019年11月18日,南京審計大學的志愿者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墻(又稱“哭墻”)上的遇難者名字逐一“描新”,寄托哀思。<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記者 泱波 攝
2019年11月18日,南京審計大學的志愿者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墻(又稱“哭墻”)上的遇難者名字逐一“描新”,寄托哀思。中新社記者 泱波 攝

  2007年12月16日,《南京大屠殺》一書日文版在日本出版發行,譯者巫召鴻為日本華僑后代。

資料圖:2017年12月13日,江蘇淮安各界在張純如紀念館公祭“南京大屠殺死難者”。 崔佳明 攝
資料圖:2017年12月13日,江蘇淮安各界在張純如紀念館公祭“南京大屠殺死難者”。 崔佳明 攝

  2015年10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布了2015年入選“世界記憶名錄”的項目名單,“南京大屠殺檔案”入選。

  2017年4月7日,坐落在淮安市淮陰區古淮河北岸的“張純如紀念館”正式對外開放。

  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南京大屠殺,日本一些知名人士也紛紛公開發聲,為南京大屠殺懺悔。

  日本老兵東史郎出書,以親歷者視角講述了日本軍隊二戰期間的暴行;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參觀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并為大屠殺道歉;日本作家村上春樹在作品《刺殺騎士團長》中承認南京大屠殺,并譴責大屠殺罪行……

資料圖:2013年1月17日,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參觀。<a target='_blank' >中新社</a>發 泱波 攝
資料圖:2013年1月17日,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來到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參觀。中新社發 泱波 攝

  歲月流逝,南京大屠殺幸存者在世的越來越少。截至11月29日,“哭墻”上已經刻了10665個確認在南京大屠殺中死難的同胞的名字。12月5日,又一位南京大屠殺幸存者金茂芝離世,目前登記在冊在世的幸存者只剩78人。

2019年12月13日上午8時,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集會廣場上舉行升國旗、下半旗儀式。 泱波 攝
2019年12月13日上午8時,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集會廣場上舉行升國旗、下半旗儀式。 泱波 攝

  太多人直到去世,也沒等到日本政府的道歉。

  今天,我們緬懷死于南京大屠殺的30萬同胞,不是為了仇恨;我們紀念張純如,也不是為了延續悲傷。銘記歷史,才能更好地展望未來;居安思危,才能不辜負前人的努力。

  今天的和平來之不易,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讓我們再次向張純如致敬!

  (來源:中國僑網官方微信,作者:劉立琨,ID:qiaowangzhongguo;素材來源:人民網、中國新聞網、新華網、現代快報、美國《僑報》、美國《世界日報》等)

【責任編輯:曾小威】
中國僑網微信公眾號入口
僑寶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供稿信箱 | 版權聲明 | 招聘啟事

中國僑網版權所有,未經授權禁止復制和建立鏡像 [京ICP備05067153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1262] [不良和違法信息舉報]

Copyright©2003-2019 china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關注僑網微信
一级做人爱程全视频-多人一起做人爱视频